Oops! It appears that you have disabled your Javascript. In order for you to see this page as it is meant to appear, we ask that you please re-enable your Javascript!

深圳市绿源环保志愿者协会官方网站

加入绿源:              中文  |  English

民间河长 | 我在深圳当民间河长

前言:本文为郭智孚对自己成为“深圳民间河长”前后心路历程的回顾,以及作为“深圳民间河长”的所见所闻所感。

“深圳民间河长”是随河长制而产生的,是“碧水流深——河流污染监督”项目的延续,也是深圳最先组建的公众参与黑臭水体监督的民间项目。 

时·归国

       依稀记得,那年11月,我在从莫斯科飞往香港的飞机上,显得躁动不安,苦陷于对未来生态环保职业的迷茫中。

       然而这种迷茫在飞机落地后就被稀释了,因为飞机降落后,我打开手机看到的第一条信息就是“深圳民间河长”的招募推文,当时的我没有多想就果断报了名。

地·深圳

       “深圳”一词最早出现在清朝康熙年间,是深水沟的意思。

       随着社会的发展,“深水沟”的水域面积越来越小,很多河流也被掩埋在城市的高楼之下,还有些河流开始变黑变臭。

       在深圳的310条河流中,曾经有159条处于黑臭状态,其中15条主要河流的主要污染物为氨氮和总磷,深圳湾、珠江口主要污染物为无机氮和活性磷酸盐。

深圳民间河长

       后来经过政府和各界的努力,黑臭逐渐消除。每次我和在河边散步的人们交谈的时候,总能听到:“以前,我都不敢在这河边走,因为那时的河水啊,是又黑又臭!现在好了,没味道了,水也清了,还有鱼了”。

人·河长

       不得不说,这得益于很多很多人的共同努力,其中有一群人就叫“深圳民间河长”。

      他们是江河湖库涌渠的巡查员、监督员、宣传员、参谋员、联络员、示范员;

      他们做这份工作没有报酬,只有责任,没有抱怨,只有坚持;

      他们不辞劳苦,持续付出,四季走河,只为碧水流深。

      我加入到他们中,一开始最担心的是年龄问题可能会成为我们之间的代沟,结果发现“深圳民间河长”团队却成了我的乌托邦。

      我经常和他们一起三三两两,哼着小曲,慢慢走河,细心地望闻问切着水体是否有异味,其颜色是否正常;

      水体周边是否有偷排、违章搭建、乱倒垃圾等现象;河道的治理、人工湿地的建设、河床的结构是否体现生态保护的原则。

      还有河流系统的生物多样性、生态基流的恢复、再生水的安全使用等都是我们需要关心的。仔细想想,这何尝不是一件很诗意的事情呢?

      当然,我们不止要关心水里,还要关心岸上,比如路面保洁冲洗的污染转移、万里碧道建设的合理性等。

       和民间河长们一起走河久了,当每次路过水边的时候,我总会不自觉地去观察水体情况;每次出去走河的时候,我也总会多带一两件衣服。

       另外,对民间河长而言,越是周末或节假日,就越是民间河长们“聚会”的日子。

胜·齐心

       从监督个案到推动法律法规的完善,“深圳民间河长”的责任不止在“碧水流深”,更是在扩展至整个珠江流域,要使得“珠联碧河”,以至于为中国乃至世界提供“深圳经验”。

       现在,我们在深圳当民间河长,同时,我们有个美好的愿望:

       愿全民皆河长,全民共同参与河道治理,为恢复绿水青山打开新思路、新局面,为子孙后代拥有更好的生态环境而共同努力。

       你如果有故事,我正好有文字,只要你愿意,下一段民间河长的故事写的就是你!

——致敬绿源“深圳民间河长”

QR:  民间河长 | 我在深圳当民间河长
▲扫一扫在手机上查看分享本文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留言


感谢北京企业家环保基金会、浙江敦和慈善基金会、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广东省千禾公益基金会、广东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爱德基金会、Flex Foundation、广东省麦田教育基金会、中华环境保护基金会、中国扶贫基金会、 深圳晚报、广东省环境保护宣传教育中心、深圳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深圳市人居环境委员会、深圳市民政局、深圳市大鹏新区生态资源环境综合执法局、深圳市大鹏新区社会建设局、深圳市大鹏新区统战和社会建设局、深圳市福田区委政法委(社工委)、深圳市光明新区环境保护和水务局、深圳市罗湖区民政局、深圳市福田区福田街道办事处、龙光社区工作站、长圳社区党群服务中心、福田社区工作站、坝光社区工作站、大鹏新区南澳枢纽中心、大鹏街道工作站、福安社区工作站、园西社区党群服务中心、?东周社区工作站、凤凰社区工作站、福华社区工作站、长圳学校、 深圳市福田区福田小学、深圳市福田区教科院附小、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南方科技大学、深圳大学、深圳市福田区福田村幼儿园等单位和个人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