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ps! It appears that you have disabled your Javascript. In order for you to see this page as it is meant to appear, we ask that you please re-enable your Javascript!

深圳市绿源环保志愿者协会官方网站

加入绿源:              中文  |  English

呼吁|今夜,十万“火”急! —为十万只萤火虫请命,写给深圳人的一封信

亲爱的深圳市民:
2015年8月20日,七夕夜。深圳市民或许正在享受美好的节日。而你们不知道,当天下午,十万只萤火虫因七夕来到深圳,用生命为冷漠点亮祭奠之光。
8月19日,我们获知,深圳观澜山水田园旅游文化园将在8月20日-23日举办十万萤火虫放飞商业活动。据活动方介绍,公园内将有十万只来自人工养殖园的萤火虫同时呈现,在活动现场游客可与萤火虫亲密接触。
对此活动,我们震惊之余,立即联系了该活动主办公司,对活动表示抗议,深圳红树林湿地保护基金会在微信公众号发布了《关于叫停观澜山水田园萤火虫放飞活动的呼吁书 ——让深圳不要成为这100000只萤火虫的坟墓》的呼吁。新华社、《深圳商报》、《羊城晚报》、深圳电台、深圳电视台等媒体纷纷予以采访和报道,社会各界积极支持和响应,一天阅读量近两万。但尽管如此,七夕当晚,主办方不顾社会各界质疑和反对,依然照常进行活动。
我们十万分担心这十万萤火虫的命运,很难相信这样破坏生态的行为,会在全国生态文明之城—深圳上演。
在这之前,萤火虫放飞活动在北京、上海、长沙、贵阳、内蒙等地都因环保生态等问题被政府相关主管部门紧急叫停。而在深圳,地方相关部门却因缺少相关法律依据,对他们这种行为却束手无策,我们呼吁所有的深圳市民行动起来,抵制此次活动,为十万萤火虫请命,放“爱”一条生路!

我们为什么要抵制这项活动?
非法捕捉野生动物
我国第一位从事萤火虫研究的博士、华中农业大学植物科技学院副教授付新华介绍,人工繁殖的萤火虫,成本是10-20元,而野外捕捉的只要5毛钱。因此,中国大陆出现的所谓大型萤火虫养殖基地,其实多是野外捕获而来。据《南方周末》之前的调查,在宁都小布镇,有一整套贩卖萤火虫的链条,“所有的养殖场都是假的。”业内一名萤火虫策展人士透露,“为了应付别人的质疑,他们会采一点幼虫假装是养殖的。”一个温姓淘宝店店主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说实话,一般我们不会告诉别人有野生的,都说是养殖场的。”
而我国《陆生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第十五条明确规定:猎捕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必须持有狩猎证,并按照狩猎证规定的种类、数量、地点、期限、工具和方法进行猎捕。第十八条:猎捕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必须取得狩猎证,并且服从猎捕量限额管理。毫无疑问,这样的野外捕捉已经触犯法律!
山水田园公司至今无法出具国家规定的《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野生动物经营许可证》《野生动物运输证明》等相关手续,涉嫌违法收购、经营、利用野生动物。同时从该公司提供的萤火虫供货商营业执照中了解到本次活动的十万只萤火虫来自宁都县小布镇梦之恋萤火虫养殖场,此前不断有媒体曝光,小布镇宣称的“萤火虫养殖”实则也是本地人在野外捕获并通过专门从事收购的“虫头”流入市场,自然大学志愿者岳桦(化名)亲身调查过,也证实了小布镇存在当地村民捕捉大量萤火虫并卖给“虫头”的现象!

破坏生态平衡
萤火虫的发光特性,原本是繁殖期求偶行为的一部分,如果在这一期间遭到大规模捕捉,很可能影响其求偶和繁殖,对这一地区的萤火虫种群带来毁灭性伤害。当一处的萤火虫数量下降到一定程度时,萤火虫近亲交配的概率就会提高,从而导致种群基因库缩小,引起基因灭绝,整个种群也可能消亡。
我国自然保护区专家、厦门大学生态学教授李振基说:“从生态系统的角度说,把大量各地的萤火虫捕捉后,将导致一个个比较健康的生态系统中食物网的一些环节的缺失,严重的话,可能导致一些地方生态系统的崩溃;从生物多样性的角度看,捕捉的萤火虫可能有许多不同的种类,有些可能是珍稀濒危的,被大量捕捉后,可能导致一些种类的灭绝。”

造成外来物种入侵
如果本次展出将外地的萤火虫运到深圳,就存在外来物种入侵的可能。处于相同生态位的外来萤火虫,一旦逃逸并有幸存活下来,势必会对本地萤火虫造成威胁。其体内的线虫逃逸可能造成二次灾难。
上海植物园自然导赏员姜龙还指出了疫病防控的风险:跨地引进可能造成的寄生虫、病菌等病虫害传播,零距离接触对游客的安全带来威胁,而根据《保护迁徙野生动物物种公约》,不提倡跨地区贩运野生动物,这对当地的野生资源也必然带来负面影响。
山水田园表示本次展出仅限于在大棚内进行,对外界环境根本没有影响,但是昨晚,志愿者亲身在现场却发现大棚门口散落着不少萤火虫尸体,也有少量在棚区外飞舞。而对于山水田园回应的本地也有萤火虫分布,所谓并不存在萤火虫入侵的回复,我们更表示担忧,因为本次活动所放飞的十万只萤火虫来自江西赣州,而非深圳本土的萤火虫品种!

造成社会负面影响
萤火虫是优秀的环境指示物。它们对生存环境要求很高,对环境变化也非常敏感。但萤火虫的居住环境如今正遭受着破坏。
深圳是我们共同的家园,她有许多生态的美誉,在深圳的大部分公园内,都能见到深圳本土的萤火虫的踪影。夏夜花草间漫天飞舞的流萤,是许多人童年最美的回忆。但是,喜欢萤火虫,追忆萤火虫,就需要真正去了解和认识萤火虫,建立一种正确的赏萤观念。
山水田园回复此活动是希望让更多的小朋友认识萤火虫,而不是绝杀萤火虫。而我国自然保护区专家、厦门大学生态学教授李振基表示,这种行为恰恰是杀害萤火虫的元凶!志愿者在现场看到很多小孩子在大棚内捕捉萤火虫、开闪光灯拍照,大棚地上随处可见死去的萤火虫尸体。萤火虫放飞活动背后,隐藏着更多的是自然生态的破坏和残忍的伤害。我们反对野生萤火虫的商业捕捉和买卖,反对野生萤火虫当作囚徒禁锢的商业展览。
国家林业局曾在其官方微博发表呼吁“饶过萤火虫拒绝残忍浪漫”,并发表长微博称:“城市化进程的快速推进,已经让萤火虫的生存环境不断被蚕食,让雄性萤火虫自身不再发光,因此吸引不到异性产卵交配。在如此高价诱惑之下的‘搜捕’,对于萤火虫的生存,无疑雪上加霜。”
我们鼓励公众和我们一起保护更多的萤火虫栖息地,在大自然中观赏萤火虫,因为只有在那里你才能观赏到萤火虫真正欢快自由的幽绿萤光。而我们心中的良好愿景、尘封于童年和幻想中的漫天萤火才终将会可持续的重新闪烁。

萤火虫在七夕这天被运抵深圳,活动还在继续举办!我们呼吁,热爱自然的深圳人,能够和我们一起为这十万萤火虫请命,行动起来,一起抵制这场破坏生态的活动。这样的七夕萤火虫之夜,只会让我们蒙羞。

深圳市关心萤火虫的自然爱好者
2015年8月21日

署名请直接评论,以个人或机构名义,签名联署支持。
联署发起单位:
自然大学
深圳市红树林湿地保护基金会
深圳市蓝色海洋环境保护协会
行动亚洲生命关怀能力发展中心
深圳市小鸭嘎嘎公益文化促进中心
广州鸟兽虫木自然保育中心
绿色营
小瓢虫儿童创意世界
磨房网
潜爱大鹏
向日葵环保联盟
深圳蒲公英自然教育促进中心
深圳市绿源环保志愿者协会
深圳猫网
深圳动漫城

自然之友深圳小组

青环志愿者服务中心

深圳社会组织总部基地(福田)

海南松鼠學堂自然教育工作室

妈妈发现——爱自然

深圳市鼎立青少年发展服务中心

深圳大学观鸟学会

深圳市罗湖区光合春田社会组织联合发展中心

观与爱护自然团队

深圳BYDIDHOME百点家

黑邮票爵士咖啡

深圳百点设计工作室

前海百点音乐

英国BYDID INTERNATIONAL LIMITED

小探险家户外学校

动保网

动物110网;

首都爱护动物协会

大连市微善爱护动物协会

厦门爱护动物教育专业委员会;

海南爱护动物教育协会;

与牠同行动物福利促进协会;

武汉市小动物保护协会;

长沙市小动物保护协会;

深圳市犬类保护协会;

广州市越秀区熙熙森林猫只爱护协会

衡陽市小動物保護協会

南京平安阿福流浪动物救助会;

长春市小动物保护协会;

山东泰山动物保护协会;

海口野生动物保护协会;

海南小动物保护协会;

重庆市小动物保护协会;

邯郸市小动物保护协会;

哈尔滨市小动物保护协会;

苏州小动物保护志愿者协会;

中国青年动物保护联盟

西安红石榴伴侣动物救助中心

福州小动物保护中心;

漳州小动物保护中心;

四川省启明小动物保护中心 ;

广元市博爱动物保护中心;

首善广东志愿者中心

济南黄河流浪狗救助中心;

青岛小动物救助中心

厦门玉米地小动物救助中心

厦门阿福之家流浪狗救助中心;

北京幸运土猫;

广州私宠之家

别吃朋友;

北京猫行者;

汕头爱猫者协会;

爱笑天使钟落潭救助站

佛山温馨小窝救助站

好狗好猫流浪狗义工团

厦门宠物网;

重庆流浪小动物之家义工团

南充民间流浪动物互助

北京汪汪喵呜孤儿院;

希望•猫–天津救助行动小组;

南宁流浪猫;

石家庄一米•爱流浪猫救助团队;

福建三明小毛头志愿者爱心团;

呼和浩特天使守护动物保护公益团队;

天津共同家园;

天津仁爱众生救助社;

天津流浪动物救助团队;

大庆流浪动物救助站

共44家

 

个人署名:

翟柳、Amy Lee、An、鲍文婕、情天、马海鹏、石新、冯晓、夏艳珍、JR、齐菁、王芳、张价荣、刘嘉杰、安宏盾、Ariel Wu、蔡杨、Astty、Barbara Wang、carol、carol、陈彦、Chen qian、Gloria、陈晓宇、HANK、陈沐、Jean、安宇、Janet、白丽娜、jill、guan、Kimberly Lok、常思佳、陈一村、陈超、曹蕾、曹超、蔡芳、蔡娜娜、曹珍珍、曾菁、陈辉、蔡冰瑶、蔡杨、曹成杰、曾胜伟、曹艺泽、常砚茗、Kimberly Lok、Mary、陈超宇、Monica、陈晓岚、陈芳、rabbit、陈桂婷、Sammi Yin、Sophia Wang、陈建国、陈鸿飞、Summer、陈金妮、Vicky Lee、陈青、陈红、wuyanhong、陈赛梅、陈艳玲、陈雁雁、陈义龙、陈艺菡、陈颖洁、陈雨鸥、陈哲冰、陈志华、程文凯、仇文杰、崔梦祺、崔蔚、戴郁青、邓东、邓刚毅、邓绍萍、邓童谣、邓夏莹、邓晓蕾、邓亚莉、邸雯博、丁悦悦、丁泽旭、董祁奇、董雪、董雁、董志巍、杜诚、杜恒宇、杜娟、范波、范成波、范宇鹏、范玉洁、范泽、方艺、方针、冯飞虎、冯岚、冯颖、冯喆、高峰、高宏、高嘉忆、高磊、耿丽华、谷国强、顾刚、顾晓慧、顾晓宁、关键、郭晨祺、郭丹丹、郭凤雏、郭允波、韩和静、韩记心、韩燕、韩永辉、大米、helen、田雪纷、刘春玲、米菲、sonya、Eing、jessica、花生、紫藤、李妮可、竞超、何苑怡、李保军、韩镭、王芳、张家荣、闵梓超、可乐、子君、古秀芬、胡文强、谢恺琪、陈春芳、向红梅、陈敬萍、陈丽冰、刘嘉杰、赵鉴、张桓超、彭吉、show、胡晓、李巧玲、王菁、白千层、张拓丹、山羊、徐萌、董莹、睿睿妈、Crystal、顽石、郑棠、毛毛小雨、多啦、华丽、张妙君、葛增明、郝帅丞、郝莹波、何超、何芳、何红川、何牧、何万源、何永振、贺丽娜、洪杰、洪玉容、侯浩宾、侯文艳、胡斌、胡广漠、胡航、胡洁莹、胡均玮、胡李娟、胡芮桤、胡邵宇、胡翔鹰、胡燕燕、胡杨、黄芳、黄海琼、黄启翔黄书锦、黄欣盈、嵇晓静、冀翔、贾永辉、江伟民、

胡杨、胡羽珮、黄彩霞、黄矜、黄湾湾、黄叶韵子、吉颖颖、贾黎平、江涛、江政復、姜龙、姜露、蒋倩、蒋伟平、蒋忆、金恩实、金色的天、金骁康、李曼琪、

居卫东、柯剑、可可、孔诗、赖湘、雷萍、黎群、李芳、李海、李凯云、李柯、

金子明、康宾桥、柯怡芳、晴、赖湘、雷婷、李楚、李道、李欢庆、李康源、李佩琦、李鹏、李秦鲁、李蔚、李文哲、李晓文、李亚楠、李燕鸣、李玉梅、

金杏宝、康洪莉、匡际、赖晋、冷梅、李爱、李冰、李丹、李惠宁、李惠莹、李宇春、李玉梅、李玉童、李媛、李源、马浩文、马欢迎、马兰、马雷、马力、

马丽娜、马文娟、梅思特、孟航航、孟吉旺、母丹峰、穆洁、南明河、倪惠、宁佐梅、潘城、潘传成、潘璐、潘盘雄、潘裕清、潘云升、庞蓉、彭志圆、蒲川、蒲鑫、蒲宇琦、濮毓、祁玉婷、钱铖、钱凌燕、钱思竹、钱柱中、乔健、裘鹏程、裘亚勤、瞿文忠、如晓、茹懿、阮一骏、芮东莉、撒莎、山风、邵赫美、邵子燕、佘成程、佘彦武、沈安琪、沈梅华、盛波、盛俞婷、施静沆、施莉莉、施玉玲、

石愿、石志刚、史春华、宋坤、宋树政、宋焱、苏三、孙佳茹、孙锦秋、孙敬华、谭龙、谭樱、谭志辉、汤包、汤娟、唐蓓、唐劲、唐俊颖、唐绿萍、唐敉、唐苗、唐倩琪、唐向英、唐雪松、唐雅婷、陶陶、陶希夷、陶旭东、陶仪贞、滕薇、田芳、田立军、田溪、晚稻、万杨祺、汪敏、汪小米、汪宇舟、王朝晖、王程安、王芳、王芳芳、王海丽、王鸿平、王慧、王慧敏、王劲矛、王军玲、王俊、王亮、王纳、王娜、王攀、王鹏、王强、王召庆、王志邦、王致远、望春年、魏丽、文衡凤、文可非、翁梦婷、吴春红、吴春瑜、吴菲、吴宏露、吴建锋、吴蒙、吴鸣、

王绍良、王水、王锡颖、王晓蕊、王颖莹、王耘、王壮飞、韦睿、卫锋、魏峰、

吴春瑜、吴荣芳、吴诗、吴春瑜、吴荣芳、吴诗清、吴适可、吴廷清、吴桐、吴亚萌、吴妍、吴艳红、吴勇、吴志聪、伍酉音、伍争、翟琼波、翟晓欣、张爱勤、张炳坤、张彩飞、张国铭、张辉亮、张慧竹、张靖欣、张军、张珂、张黎明、张丽红、张璐、张梦芯、张宁、张培、张琦、张倩钰、张蓉、张熔瑾、张莳眉

、张淑涵、张舒雯、张天怡、张苇、张潇、张秀荣、张珣、张燕、张燕芸、张杨杨、张友洁、张幼溪、张愉、张玉花、张志琦、章俊、赵芳芳、赵津逸、赵峻峰、

赵蕾、赵琼、赵尚真、赵苏鑫、赵铁柱、赵鑫、赵艳、赵艳、赵阳、赵莺莺、趙宏、郑丽莉、郑鹏程、郑英女、周保春、周欢、周李、周明珠、周诗芳、周太阳、周伟、周宇扬、周韵、周振海、周振涛、周正浩、周子俊、朱金华、朱力、朱涛、

朱维佳、朱晓坤、朱玉霞、庄雯洁、庄西妹、邹海毅、邹濂、祖先强、左颖嶷

西江月、西米、夏晨、夏婧、夏娜、夏起超、夏欣、夏雨天、橡实、肖慧、肖芸、箫雨轩、小白、谢晶晶、谢青、谢芮奇、谢瑞琳、谢文清、星星、熊平、熊秀颖、熊鹰、修美玲、徐彩凤、徐灿、徐昌盛、徐超、徐佳毅、徐杰、徐娟、徐黎、徐莉、徐莉芳、徐思越、徐秀丽、徐莹、徐玉仙、徐志伟、许郴清、许丹婷、许卉、许健、许萍萍、许文欣、许鲜洁、许知芹、薛藤、薛逸、闫巍峰、严子荣、杨超、杨琛、杨浩、杨慧君、杨洁、杨劲松、杨婧蛟、杨丽娟、杨娜、杨青、杨全俊、杨蕊嘉、杨书航、杨婷婷、杨莹、杨忠平、杨众宏、姚其敏、姚琦、姚卫华、姚秀娟、叶健、叶竹、一淮、壹鸺、亦诺、易昕、翼帆、殷俊、银河、赢老师、尤娜、游晓雯、于澍、于逸凡、于尊、鱼安琪、俞晓菁、俞知宁、虞亦如、禹家君、袁芳、袁英华、袁园、云鹤闲、云皎、金杏宝、康洪莉、匡际、赖晋、冷梅、李爱、李冰、李丹、李惠宁、李惠莹、李宇春、李玉梅、李玉童、李媛、李源、李云帆、李珍珍、李振温、梁皆和、梁磊磊、廖华伟、林丹燕、林嘉沁、林美、林青、林一墉、林莜竹、凌际华、刘芳、刘纪鑫、刘靖、刘璐、刘鹏、刘茜、刘倩倩、刘若琦、刘莎、刘霞、刘小花、刘易楠、刘永龙、刘瑜樱、刘煜鲲、刘源、刘长华、柳小娜、龙叶婷、龙易沅、卢芳辉、卢文玉、卢潇旋、陆瑶、路丹丹、路见不平、罗泓、骆惠旋、吕永林、蒋倩茹、陈力翔、柳余、杨婧、Sophie、重新开始、裴爽、赖芸、小云老师、程卓然、李小云、华南人Cindy、OM、小娟/柚子、小七、WFX。

 

 

(原文来源Mcf)

QR:  呼吁|今夜,十万“火”急! —为十万只萤火虫请命,写给深圳人的一封信
▲扫一扫在手机上查看分享本文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留言


感谢北京企业家环保基金会、浙江敦和慈善基金会、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广东省千禾公益基金会、广东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爱德基金会、Flex Foundation、广东省麦田教育基金会、中华环境保护基金会、中国扶贫基金会、 深圳晚报、广东省环境保护宣传教育中心、深圳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深圳市人居环境委员会、深圳市民政局、深圳市大鹏新区生态资源环境综合执法局、深圳市大鹏新区社会建设局、深圳市大鹏新区统战和社会建设局、深圳市福田区委政法委(社工委)、深圳市光明新区环境保护和水务局、深圳市罗湖区民政局、深圳市福田区福田街道办事处、龙光社区工作站、长圳社区党群服务中心、福田社区工作站、坝光社区工作站、大鹏新区南澳枢纽中心、大鹏街道工作站、福安社区工作站、园西社区党群服务中心、?东周社区工作站、凤凰社区工作站、福华社区工作站、长圳学校、 深圳市福田区福田小学、深圳市福田区教科院附小、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南方科技大学、深圳大学、深圳市福田区福田村幼儿园等单位和个人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