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ps! It appears that you have disabled your Javascript. In order for you to see this page as it is meant to appear, we ask that you please re-enable your Javascript!

深圳市绿源环保志愿者协会官方网站

加入绿源:              中文  |  English

绿友分享| 世界地球日活动周之暗涌–活动感想

4月24日参加绿源环协活动后的感谢
IMG_9978
大海之殇(摘选)
可放慢脚步低头看:一节节的小烟头在沙滩上四处潜伏,只露出小半边脸的则被我们揪了出来丢进垃圾袋里。而更多的则是被埋在沙滩里,待海浪将它们裹挟下去,大海发怒时就像一张“鳄鱼的大嘴”,把什么都吃了下去。
我们一路走一路捡,果冻壳、吸管、饼干、破袜子、塑料袋,还有各种零食包装袋,死去的鱼和乌贼的尸体涌在岸边也被我们捡了起来。
“绿潮现象”?
忽然沙滩上出现一条条绸缎般绿色的藻类植物,“这是什么?”滑溜溜的,含着一股刺鼻的腥臊味。抬头再朝海边望去:一大片一大片,它们随着浪潮摇摇摆摆,而后纷纷被涌上沙滩上。“这是什么现象,怎么会出现这种东西?”“这些海底植物应该是海水受污染后致死,才会被带上来的。”一位绿友说。
查了一下,我想这会不会就是属于“绿潮现象”?“人类向海洋中排放大量含氮和磷的污染物而造成的海水富营养化,不仅是许多赤潮发生的重要原因,也是许多绿潮爆发的重要原因。海藻在铁量增加、阳光照射和其他所有条件同时出现的情况下,便会疯狂生长繁殖,进而形成藻潮。”
它的危害性很大,“绿潮可导致海洋灾害,当海流将大量绿潮藻类卷到海岸时,绿潮藻体腐败产生有害气体,破坏海岸景观,对潮间带生态系统也可能导致损害。”
“浒苔虽然无毒,但是大规模爆发也不是什么好事。和赤潮一样,大量繁殖的浒苔也能遮蔽阳光,影响海底藻类的生长;死亡的浒苔也会消耗海水中的氧气;还有研究表明,浒苔分泌的化学物质很可能还会对其他海洋生物造成不利影响。”
“三年前,在由美国科学家绘制的《人类对海洋影响的全球地图》中所评估的全球仅4%的‘干净海洋’未来很难不受人类活动的影响,除却南极、北极附近少量水域,已经几乎没有哪处海洋谈得上‘清洁’。而各种自然灾害,人类对核武器、核工业的开发,客观上也加剧了海洋环境受高危害性污染物侵蚀的可能。”
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综合来看,在海洋污染较为严重的区域,仍以陆源污染物为主。’山东大学海洋学院副教授王亚民介绍道,这些陆源污染物主要包括工业污水、生活污水、农业污水等。‘如果陆上氮、磷、油污染严重,也会通过大气降水的形式,汇集到海中,其污染程度并不亚于其他陆源污染物。’”
“氮使微小的浮游生物大量生长。当这些浮游生物死掉,就沉入海底,它们的腐败物会夺走海水里的氧气。海水变成低氧的状态,使依靠氧气存活的鱼虾死亡。”
……
但是,“工业化和城市化建设对于滨海湿地尤其是红树林的破坏正频繁的在中国南方沿海地带发生,根据2004年第一次全国湿地资源调查报告显示,截止至2002年我国红树林面积为2.2万公顷,半个世纪内消失了47%;2014年年初公布的第二次全国湿地资源调查结果显示,十年间,我国湿地面临的威胁扩大至污染、过度捕捞和采集、围垦、外来物种入侵和基建占用五大因子。”
所以,红树林保育工作刻不容缓。2013年深圳市绿源环保志愿者协会(简称绿源)成立了。这一年多,他们由几十人发展到几百人(全国几千人),为大片被破坏了的红树林奔走呼吁,为城市生态保育而身体力行,绿源项目组在坝光种了大量的红树,为其保护工作进行不懈的努力。如果你有兴趣为环保做一份努力,可以加入他们。

梦见大海
有一天,我梦见家乡的河流好像童年,“哗啦啦”畅快地流淌着,阳光里,河面金光粼粼,瞧,一条条鱼儿在里面游来游去,好不自在!
炎热的夏天里,放学的孩子们光着屁股一个个“扑通”跳进河里去,一下子就不见了人影,一会又从水里钻出来,一个个湿漉漉的头,一个个顽皮的笑脸。他们大声笑着互相使劲泼洒着水,尽情地嬉闹,好不痛快!
不远处,咆哮的大海正翻滚着雪白的泡沫,与礁石相击炸开了一朵朵晶莹美丽的小水花。此时此刻的大海如同一块碧玉,与天同色。
浅滩上,瞧,一只只螃蟹正在上面爬来爬去,从这个小洞钻进去,又从另一个小洞钻出来,总叫人措手不及。各具特色的贝壳,白的、红的,圆的、方的,那全都是大海馈赠给孩子们的珍贵礼物。
划开竹排,你低头看:水里浮现出一个蔚蓝的天空,海鸟扑打着翅膀快乐地叫喊着,从空呼啸而过。

(图文来源:绿友小桔灯)
QR:  绿友分享| 世界地球日活动周之暗涌–活动感想
▲扫一扫在手机上查看分享本文
上一个:
下一个:

发表留言


感谢北京企业家环保基金会、浙江敦和慈善基金会、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广东省千禾公益基金会、广东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爱德基金会、Flex Foundation、广东省麦田教育基金会、中华环境保护基金会、中国扶贫基金会、 深圳晚报、广东省环境保护宣传教育中心、深圳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深圳市人居环境委员会、深圳市民政局、深圳市大鹏新区生态资源环境综合执法局、深圳市大鹏新区社会建设局、深圳市大鹏新区统战和社会建设局、深圳市福田区委政法委(社工委)、深圳市光明新区环境保护和水务局、深圳市罗湖区民政局、深圳市福田区福田街道办事处、龙光社区工作站、长圳社区党群服务中心、福田社区工作站、坝光社区工作站、大鹏新区南澳枢纽中心、大鹏街道工作站、福安社区工作站、园西社区党群服务中心、?东周社区工作站、凤凰社区工作站、福华社区工作站、长圳学校、 深圳市福田区福田小学、深圳市福田区教科院附小、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南方科技大学、深圳大学、深圳市福田区福田村幼儿园等单位和个人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