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ps! It appears that you have disabled your Javascript. In order for you to see this page as it is meant to appear, we ask that you please re-enable your Javascript!

深圳市绿源环保志愿者协会官方网站

加入绿源:              中文  |  English

河流方程式 | 江河班课程-洪湖不是湖

2020年5月10  河流方程式 |洪湖湿地培训课程
本期内容分享来自:“河流方程式”活动内容,項目授权第七文化進行傳播,本文涉及內容不代表资助方观点。部分内容来源熊杨、曾观来等专家的分享。感谢深圳福田社会建设专项资金对项目的捐赠支持。
莆隔,沙河仔,洪湖不是湖
湿地定义:天然或人工、长久或暂时的沼泽地、泥炭地或水域地带,带有或静止或流动、或为淡水、半咸水或咸水水体,包括低潮时水深不超过6米的水域。 

湿地无处不在,人类逐湿地而居!湿地不仅为满足人类的观赏需求而存在。

湿地系统是对病入膏盲地球的透析之地。

在千湖之省湖北有一个鼎鼎大名的洪湖,在远古时期荆江以北地区被洪水冲成一片汪洋,顾得名洪湖——被洪水冲成的湖。深圳的洪湖是否也可以有相同理解?如果说洪湖公园是荷花主题公园,那就不难理解了。同一个地方,两个称呼,现有滞洪区后有公园。洪湖公园1984年9月开始筹建,1987年1月成立公园管理处。公园总面积59.15万m²。洪湖还有的另一个称呼,叫“笋岗滞洪区”,它建成于1983年底,在《深圳市防汛应急预案》中笋岗滞洪区为全市已建成的两个滞洪区之一,建设初衷是解决布吉河下游段排洪能力不足的矛盾。

笋岗滞洪区总面积61万m²,正常水位7m,库容25.65万m³,设计水位11.31m,库容250.6万m³,校核水位12.0m,库容为310.5万m³,防洪标准100年一遇。洪湖污染整治工程主要截流公园东侧的水贝、田贝小区通过雨水渠道进入洪湖的污水,将被截流的旱季污水输送到罗芳污水处理厂。它是原特区内实施的首个污水截流项目。

1991年1—8月,方案及施工图设计,1992年5月,完成施工,7月投产。主要工程为洪湖东岸四座污水截流井,以及一条直径600-1200毫米污水截流管。当时调查旱季污水量为22000立方米/天,采用污水截流倍数为3倍。

1999年,政府再次投资对田贝、水贝片区市政污水管网进行改造。

人工湖治理配套技术:截污、补水、充氧、循环、辅助生物(湿地)。

强化人工湿地——洪湖污染整治配套项目。

以为洪湖补水为目的,1991年与东岸截污工程同时建设,位于上湖北侧,水源抽取自布吉河,净化后的水补充上湖(处理水量5400立方米/天)。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笋岗滞洪区西侧排砂道建成后,洪湖公园内湖水主要靠东侧片区雨水补充,工程建设导致大量泥沙进入湖内,导致淤积。

2002年政府启动了洪湖泥沙治理工程,治理方案是将由公园北侧和东侧进入的四条雨水渠两两合并后延伸至西侧排砂道。设置闸井,控制入湖雨水。

经过三十余年的建设和管理,洪湖已经由昔日荒芜之地变成为美丽的湿地公园,成为周围居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但是,在城市土地日趋紧张的今天,许多的眼光都瞄向这里,地铁工地挖出的渣土会借这里来倾倒,市政污水厂也选择落地这里,一片湿地担负了太多责任……
经过洪湖公园上湖种植了荷花、睡莲、王莲及其它水生花卉200多种,这些水生植物根系吸附水中有机物,同时固定底泥,而自身“出淤泥而不染”。

洪湖上湖荷塘可以称作表面流湿地系统,水流在湿地表面流动,水位较浅,这种湿地与自然湿地最为接近,生长在植物水下部分的茎、竿上的生物膜对水中的有机物吸附和去除。

任何建设项目都不可避免对生态环境造成影响,所以才要对重要项目进行环境影响评价,洪湖水质净化厂也不例外。从2017年11月28日公示的《深圳市洪湖水质净化厂一期工程环评报告(表)》中发现,没有针对重大环境影响因素——笋岗滞洪区影响的内容,而且将总规模10万吨/天分解为两期,一期规模5万吨/天(部分构筑物按10万吨/天,这样就简化了环评。)

从项目环评报告看出,洪湖水质净化厂主要问题不是“臭”,而是滞洪区安全。从防汛应急预案可知,笋岗滞洪区调洪最高水位(校核水位)为12.0米,出现这样的情况时整个洪湖公园,包括洪湖水质净化厂用地均会被淹没。

说到洪湖公园,不得不提布吉河,旧志没有“布吉河”,还因为没有“布吉”这个地名。因而“布吉”的来历至今令人费解,甚至被认为是讹传。嘉庆《新安县志》有“莆隔村”记载,属“官富司管属客籍村庄”。早年,布吉有关部门提供资料称:在300多年前,在今“布吉街”有个“莆隔村”。清咸丰二年(1852年),在村南面建成丰和圩。水径村人以上水径、下水径为分水岭,上水径村人赶平湖圩,下水径村人赶丰和圩或深圳圩。因“莆”与“布”音近,“莆”字生僻,便约定俗成而为“布”了。现在七八十岁以上的原当地老人仍习惯叫“布隔”。1911年广深铁路建成通车,在“布隔”设站,白话“隔”与“吉”音近,又取其“吉祥”之意,定名“布吉”站。圩、村亦随之演变成为“布吉圩”、“布吉村”。原来的“无名河”名正言顺而为“布吉河”也就顺理成章了。由莆隔到布隔再到布吉,那条被称为沙河仔的小溪就成了今天的布吉河。“布吉河”原先并非无名,老深圳人管叫它为“沙河仔”。 发源于布吉北部黄竹坜(古籍载“梧桐山”),经鸡公山伯公坳向南流经上水径村、下水径村、布吉村、草莆村、笋冈村进入深圳圩西侧,再经鹿丹村与深圳河会合注入深圳湾。布吉河是深圳河右岸一级支流,流域面积63.41km²,河长21km。

在深圳圩西北面河段原有一座小型水陂,筑于何时,无可查考。据嘉庆《新安县志》记载:“军陂,在深圳右側,发源于梧桐、莆隔、笋冈等处,堰以灌田。”据此推断,此水坝筑于今笋冈桥下側。建国后,还开渠引布吉河之水,经北门街、南庆街,引向南塘村以南至罗湖等村,灌溉大片农田。可见这布吉河曾惠民不浅。

布吉河从上游至笋冈河段,为沙质河底,河水清清的,所以人们叫它“沙河仔”。搞建筑的,都来这里淘沙。1970年代末,很多家长带小孩来游泳,捞细沙,捉迷藏,用汗衫张开鱼网状捕捉小鱼。深圳西门以下河段为泥质河底,水流混浊,水深,河床低,落差小,河堤离水面高而陡,常有险象环生。清康熙《新安县志》载:“惠民桥,在深圳,河沟深浚,凡遇雨潦、潮涨,往来维艰;更有不知深浅,动遭淹溺。康熙二十八年,巡检廖膺宠建造石桥,名曰惠民。”可见这“惠民桥”也惠民不少。

解放后,惠民桥改名“人民桥”。经多次扩建,如今建成长30米,宽20米。 布吉河下游河段经多次改造,但在增设护栏以前,还常有溺水事故发生。深圳建市后,人口渐多,工业废水和生活废水将布吉河污染了,老街那段成为臭水沟。为了彻底整治这条臭河,抽调负责深圳建设的解放军基建工程兵数百名战士完成这特殊的治河任务。后来,又将这支河流分流一支到洪湖公园并建一个“洪涛水闸”,蓄水排洪;深圳中学至工人文化宫旁边铁路段河流,全部上盖,铺上沥青,并命名新园路。

按照规划,布吉河防洪标准为50年一遇,虽然笋岗滞洪区按照100年一遇设防,但布吉河实际防洪能力仅为20年一遇,在实施河道“大截排”工程后,防洪能力进一步下降,为了不至防洪能力过低,水规院在河道内设计“大截排”箱涵时,做了“削足适履”的改造,也就是提高布吉河下游两岸道路高程,让洪水“挤”过去,这是典型的农田水利模式,考虑了河道的”排“,顾不了沿岸社区的“渍”。将金湖泄洪渠由进入笔架山河改到福田河也许是不得已的调水方案,可是那样又增加了福田滞洪区的压力。

本期讲师介绍:熊杨:

中国工程建设标准化协会城市给水排水专业委员会委员

中国土木工程学会水工业分会排水领域专家

深圳市政工程咨询中心副总工程师

深圳市绿源环保志愿者协会副理事长

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咨询,城市给水排水系统设计,固体废弃物处理处置规划。

从事给水排水、固废物处理等设计、审查及技术管理工作,参与过200余项污水、污泥、垃圾处理及河流、湖泊治理等工程设计、咨询。

2003年,开始参与了长江源生态人类学田野调查、青藏线垃圾本底调查

2007年设计并参与绿色江河“长江源垃圾调查项目”

沱沱河沿和雁石坪两镇垃圾情况的调查报告提交给西藏、青海相关部门后,两地政府开始修建垃圾填埋场和中转站

2011年,“绿色江河”在长江源头唐古拉山镇建立了长江源水生态环境保护站,鼓励当地居民将垃圾集中到保护站,由游客、过路驾驶员将垃圾运下青藏高原进行处理。

2014年获得“全国十大江河卫士”称号

影像 |张伟、熊杨编辑 |朱小七

 

QR:  河流方程式 | 江河班课程-洪湖不是湖
▲扫一扫在手机上查看分享本文
上一个:
下一个:

发表留言


感谢北京企业家环保基金会、浙江敦和慈善基金会、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广东省千禾公益基金会、广东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爱德基金会、Flex Foundation、广东省麦田教育基金会、中华环境保护基金会、中国扶贫基金会、 深圳晚报、广东省环境保护宣传教育中心、深圳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深圳市人居环境委员会、深圳市民政局、深圳市大鹏新区生态资源环境综合执法局、深圳市大鹏新区社会建设局、深圳市大鹏新区统战和社会建设局、深圳市福田区委政法委(社工委)、深圳市光明新区环境保护和水务局、深圳市罗湖区民政局、深圳市福田区福田街道办事处、龙光社区工作站、长圳社区党群服务中心、福田社区工作站、坝光社区工作站、大鹏新区南澳枢纽中心、大鹏街道工作站、福安社区工作站、园西社区党群服务中心、?东周社区工作站、凤凰社区工作站、福华社区工作站、长圳学校、 深圳市福田区福田小学、深圳市福田区教科院附小、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南方科技大学、深圳大学、深圳市福田区福田村幼儿园等单位和个人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