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绿源环保志愿者协会官方网站

加入绿源:              中文  |  English

报道丨【深圳晚报】“95后”民间河长的一天

深圳晚报讯 (记者 郭宇立)今年,深圳迎来治水提质 ” 大会战、大建设 ” 之年。深圳以河 ( 湖 ) 长制推进河湖长效治理,将全市 161 座水库纳入河 ( 湖 ) 长制管理范围,记者了解到,随着大家对生态建设重视度的提升,全市逐渐涌现出大批河小二 “、民间河长等公众力量积极参与到治水工作中。近日,深晚
记者跟随深圳 “95 后 ” 民间河长一同巡河,体验了一把 ” 记者河长 “。

今年,深圳迎来治水提质“大会战、大建设”之年。深圳以河(湖)长制推进河湖长效治理,将全市161座水库纳入河(湖)长制管理范围。记者了解到,随着大家对生态建设重视度的提升,全市逐渐涌现出大批“河小二”、民间河长等公众力量参与到治水工作中。近日,深晚记者跟随深圳95后民间河长高书会一同巡河,体验了一回“临时河长”。

1

一次全程巡河要用一天时间

不到6点,习惯早起的高书会已经拿好工具包准备出门了,工具包中装有PH试纸、样品检测剂、比色卡条、记录本等。早起巡河,是他每周都坚持的“小事业”。“深圳注重生态建设,让我想起家乡的山清水秀,非常希望能为深圳出一份力。”

2017年初,深圳晚报和深圳市绿源环保志愿者协会(以下简称绿源环协)联合发起“深圳民间河长”招募,共同推行“深圳民间河长制”,以此加强水污染防治领域的公众参与和社会监督,促进深圳河流水质持续改善。2017年6月3日,高书会成为45名首批深圳民间河长的一员,担任丁山河民间河长。1995年出生的他,是目前年纪最小的民间河长。

从住处走去丁山河不用10分钟,在靠近坪地国际低碳城的河边,高书会熟门熟路地在一处蹲下取水。每次巡河,高书会都会在固定的几个地点提取河水样品,对水质的基本情况进行检测,并记录下来,几年来记录本也更换了好几本。“这里的水PH值在7左右,检测氨氮的试剂刚好用完了,明天我就去领取。”他告诉记者,民间河长可以在绿源环协免费领取这些巡河用品。

“丁山河是龙岗河的支流,上游在惠州,下游在深圳坪地。”一次全程巡河要用去一天时间,从早上六七点出发,到傍晚时候结束。一路上,他要监督沿河的企业是否有偷排污水泥渣,还要把河水的情况做记录,“来回得走十几公里,全程巡河一个月有两次。”

 

2

下雨是发现问题“最佳时期”

“最开始我每天下班了都去河边跑步,算是河道的日常监督,到周末就带上工具去巡河检测。别看现在丁山河的水体看起来又浅又窄,下暴雨的时候也有过‘水漫金山’,一直淹到现在站的位置。”高书会指了指脚下,距离河道将近30米。

对于高书会而言,下雨是发现问题的“最佳时期”,“平时河水看起来很太平,到了下大雨时,从上游会冲下来污泥、垃圾,在下游什么都看得到。河水本身不脏,是岸上的垃圾污染了它。”

河边的企业和生活区是最直接影响河道的污染源,在担任民间河长后,在一次摸查丁山河整体情况时,高书会发现了三处偷排污水泥渣的企业,记录情况后他向相关单位进行举报。

“做河长学到许多关于环保的知识”,高书会告诉记者,自己正在观察河边的一处小区是否有偷排现象。“许多工程都不做过滤就把泥浆水往河里排,我查看时他们多少会有些阻挠。只能想办法多去几次,我要对我的河负责。”高书会称呼丁山河为“我的河”。

 

3

守护一条河成为他的信念

 

1995年出生,23岁对于许多人而言是还未褪去稚嫩的年纪。每天与河水打交道,不是暴走就是暴晒,下河捡垃圾、取样品做检测,这些听起来似乎对年轻人不够有吸引力,但高书会做起来却津津有味。

2015年,高书会从部队退役后来深圳坪地务工,住在丁山河附近。由于工作比较轻松,一开始他还在发愁空余时间如何打发。单位的同事跟他说,“不要闲着,去做义工多有意义”。通过介绍,他加入了绿源环协,这个23岁的小伙子发现,身边的大多是50岁左右的大哥大姐。

“民间河长里几乎没见到同龄人,但是这群大哥大姐很有意思。有时候我们一起去走河,路途远天气热,我一个小伙子都不停在喝水,但他们一声累都没喊过。”他觉得前辈教给他许多。“城市生态文明是我们的宝藏,年轻人应该多了解多参与。成为民间河长前,我从没想过河水需要达到怎样的标准才可‘亲’。”

参加民间河长征选活动时,高书会经历了三次面试。“我希望守护这条河!”这成为他最终能够坚持下来的信念。通过面试后,他与其他民间河长一同接受培训,在培训中了解到深圳的水环境现状,以及治水提质工作进展。“政府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看到河流的整治前后对比图,能感受到是真的有效果。”

QR:  报道丨【深圳晚报】“95后”民间河长的一天
▲扫一扫在手机上查看分享本文
上一个:
下一个:

感谢北京企业家环保基金会、浙江敦和慈善基金会、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广东省千禾公益基金会、广东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爱德基金会、Flex Foundation、广东省麦田教育基金会、中华环境保护基金会、中国扶贫基金会、 深圳晚报、广东省环境保护宣传教育中心、深圳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深圳市人居环境委员会、深圳市民政局、深圳市大鹏新区生态资源环境综合执法局、深圳市大鹏新区社会建设局、深圳市大鹏新区统战和社会建设局、深圳市福田区委政法委(社工委)、深圳市光明新区环境保护和水务局、深圳市罗湖区民政局、深圳市福田区福田街道办事处、龙光社区工作站、长圳社区党群服务中心、福田社区工作站、坝光社区工作站、大鹏新区南澳枢纽中心、大鹏街道工作站、福安社区工作站、园西社区党群服务中心、?东周社区工作站、凤凰社区工作站、福华社区工作站、长圳学校、 深圳市福田区福田小学、深圳市福田区教科院附小、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南方科技大学、深圳大学、深圳市福田区福田村幼儿园等单位和个人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