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ps! It appears that you have disabled your Javascript. In order for you to see this page as it is meant to appear, we ask that you please re-enable your Javascript!

深圳市绿源环保志愿者协会官方网站

加入绿源:              中文  |  English

共爱珠江 | 西江流域在地走访与环境调查

2020年12月6日~12日, 共爱珠江项目伙伴沿着西江拜访在地流域伙伴,并与在地伙伴一起调查西江环境状况。

西江干流红水河上游的天生桥一级水电站,库区长度约160公里,淹没面积177.75平方千米,涉及三省158个村庄,左岸属贵州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安龙县德卧镇,右岸属广西隆林各组自制县祥播乡、桠杈镇,库尾位于云南罗平县鲁布革布依族苗族乡,移民48194人,其中农业移民占94.7%。

工程于1991年6月开工建设,1994年底大江截流,1998年12月首台机组投产发电,2000年12月正式投产。

库区一位布依族船工回忆:“二十多年前,我家的甘蔗地就在水库底下,当时政府给淹没区移民每人补贴了6500元”。水库蓄水后,部分移民开始在湖上打鱼,后来发展网箱养鱼,最盛时水面满布网箱,“水体一度发黑”,随着环保的加强和河长制的推行,三年前开始拆除网箱,现在水面上虽然见不到网箱,但另一种栏库养鱼仍然存在,一些入库支流形成的湖湾被用垂直网栏封,被围起来的湖湾就成了新形式“网箱”,虽然规定不能投入饲料,但监管难度应该很大,而且,围栏对于野生鱼类的洄游和种群间基因交流也会造成影响。布依族兄弟说:“水里罗非鱼可以到14斤,水底深处最大的鱼有六、七十斤”,前些年还有浙江钓鱼爱好者买了一搜渔船,在湖上住了十年,水库在风平浪静的时候会有众多鱼跃出水面,巴结镇是举办中国野钓大赛的地方。

成库后,部分农民渐渐变成渔民,近年来取消网箱养鱼后,水库移民除了钓鱼、打鱼,主要生路就是湖上旅游(经营客栈、餐馆、游船)、湖岸种树(桉树、杉树、果树、香蕉树),也有少量种植甘蔗(制作红糖)。

湖岸开展旅游的主要在贵州境,目前持有游船(三十座)拍照约两百个,在旅游码头上设有收集船上垃圾的垃圾桶,船主投放垃圾时要先拍照,然后扫码上传。布依族船主介绍,停靠在岸边的大船是污水处理船,小船将污水送至大船处理,不过,每艘游船后部的厕所都是直通湖水的。湖岸上既然种植了经济林,那就会定期砍伐,然后再种,置换过程也是生态受损过程,而且经济林生物多样性较差,不过,这些也是移民的生存来源,简单的批评指责没有意义。
移民和再移民是库区居民的生存所需,外出打工是提升生活水平的主要动力。

(路边摆摊的老人,卖的“山货”都是附加值极低的农产品(晒干白菜、掰成粒的糯玉米、受潮的南瓜籽、洗锅的丝瓜瓤……),游客与其说是购买“山货”,其实是捐一点爱心。)

红水河十级电站第三极龙滩电站库区,驳船和吊车正在装运从库区内清理的网箱养鱼浮筒,岸上农家乐已经全部关闭,游船也静泊在趸船边。
电站下游(岩滩电站库区),挖沙运沙仍在进行,伐木仍是地方经济支柱。林业工人介绍,直径约100~150mm衫树采伐周期12~15年,采伐后青翠山梁满目疮痍。
红水河虽然变成“清水河”,但那并非森林植被的功劳,而是电站蓄水静置沉淀的作用。
伐木—水土流失—库尾积沙—挖沙,一条龙的产业链。
珠江流域水资源保护应该学习长江,伐木人应该成为种树管树人,这一切有待于国家尽快实施流域补偿制度。

本文为参与调查志愿者观察,不代表任何机构和资助方观点。

QR:  共爱珠江 | 西江流域在地走访与环境调查
▲扫一扫在手机上查看分享本文
上一个:
下一个:

发表留言


感谢北京企业家环保基金会、浙江敦和慈善基金会、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广东省千禾公益基金会、广东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爱德基金会、Flex Foundation、广东省麦田教育基金会、中华环境保护基金会、中国扶贫基金会、 深圳晚报、广东省环境保护宣传教育中心、深圳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深圳市人居环境委员会、深圳市民政局、深圳市大鹏新区生态资源环境综合执法局、深圳市大鹏新区社会建设局、深圳市大鹏新区统战和社会建设局、深圳市福田区委政法委(社工委)、深圳市光明新区环境保护和水务局、深圳市罗湖区民政局、深圳市福田区福田街道办事处、龙光社区工作站、长圳社区党群服务中心、福田社区工作站、坝光社区工作站、大鹏新区南澳枢纽中心、大鹏街道工作站、福安社区工作站、园西社区党群服务中心、?东周社区工作站、凤凰社区工作站、福华社区工作站、长圳学校、 深圳市福田区福田小学、深圳市福田区教科院附小、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南方科技大学、深圳大学、深圳市福田区福田村幼儿园等单位和个人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