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ps! It appears that you have disabled your Javascript. In order for you to see this page as it is meant to appear, we ask that you please re-enable your Javascript!

深圳市绿源环保志愿者协会官方网站

加入绿源:              中文  |  English

卫蓝侠丨寻找“一个人的东江”(之二)

作者为熊野鹅,本文略有删减。

       位于东江上游的河源市既是深、港、莞、惠水源地,也是珠三角部分产业转移承接地。

过去十多年,尽管熊野鹅去过多条江河上游和源头,包括长江源的沱沱河、澜沧江源头的青海杂多、大渡河源头的年保玉则、珠江的西江源和东江源,仍然一直对河源这个地名感兴趣。河源,顾名思义应该是河流的源头,但是河源市紧靠东江,处于东江中上游,而东江源头在江西省寻乌县,显然不会在河源市,那么,为什么叫河源?

原来,河源来历是因为“以县东北三百里有三河之源,故名也“。哪三河之源?连平河、忠信河、新丰河。三条河汇成新丰江。新丰江上建有一座装机容量33.61万千瓦的水电站,新丰江电站坝上水质为I类,直饮水企业也把那里作为瓶装水取水点,感觉河源应该是优质饮用水的来源。事实如何?请继续往下看。

穿过河源市区的东江干流,因水体富营养化,河面漂浮大量水葫芦(熊野鹅拍摄于2015年5月7日)

2017年, 深圳绿源在网上发布东江流域环保志愿者招募公告后,其中就有有一位河源籍报名者,但是她目前在深圳工作,由于不符合招募条件,那位报名者便推荐了一个在河源当地工作的朋友。

 

2017年5月22日,熊野鹅和绿源小伙伴前往河源市龙川县考察。行前联系了那位在河源当地的志愿者W.J,他说要“安排多人分3组去不同方向分头调查”。可是等下午三点半到达龙川时,W.J却是独自开着车来带熊野鹅他们。

见面后熊野鹅便问:你们有一帮人在做污染调查吗?W.J回答说:“虽然有很多朋友关心水的问题,但我们没有组织,龙川有义工,都是按照政府安排开展拣垃圾一类的活动,我没有加入他们“。

 

W.J简单介绍以后就跳上他的车,很快便从G205转上没有任何标识的山间小道,他带熊野鹅去的第一个点就是县城垃圾填埋场。之所以把垃圾场作为第一个考查点,是因为W.J发现垃圾渗滤液流进了下游的河里。W.J和熊野鹅把车停在填埋场山脚下便步行沿山路上行,这时,有一个汉子骑着摩托车追上他们,盘问道:去哪里?W.J用龙川本地客家话告诉那个汉子:上山去找祖坟,汉子说:没有路,上不去。趁着他们说话的机会,熊野鹅和绿源小伴观察了一下周围环境,并顺手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虽然W.J回忆这个填埋场已经用了七年,但熊野鹅他们眼前却是一个刚刚完工还没投入运行的卫生填埋场,填埋区还在铺设防渗膜,下面的渗滤液调节池也还是空空的,周围一切都好像整洁完好,道路一边排水边沟里流淌着清清的山水,熊野鹅发现道路另一边有黑色液体渗流过的痕迹。

 

熊野鹅从网上搜索到《河源日报》2014年11月9日的报道:“龙川县生活垃圾填埋场月底试运行。填埋场位于距离县城8公里的通衢镇老里塘下径竹园,该处山高林密,周围一公里内荒无人烟”。另一份2014年8月15日的报道则介绍了这个垃圾填埋场的建设情况:“该垃圾填埋场工程分二期建设,一期工程从2009年5月份开工建设,于2010年1月份完成并投入使用,垃圾处理方式为简单填埋。该种简单填埋处理会产生垃圾渗沥液、垃圾气体及苍蝇等环境污染问题。”

从现场定位的高德地图上可以估算出垃圾填埋场(红色圆环)与备用水源(蓝色圆环)之间直线距离不到八百米。

媒体报道与W.J的观察是吻合的,只是媒体报道在两年半前就该投入运行的龙川县垃圾填埋场二期工程直到2017年5月仍然还在建设之中,那么这两年半县城的垃圾去哪了呢?显然还是在这个填埋场简易填埋,难怪那个追上来的摩托汉子神情紧张,生怕被熊野鹅他们看出破绽。

尚在铺膜,还未填土的垃圾填埋区二期

 

尚未运行的垃圾填埋场渗滤液调节池

从垃圾场下山后,熊野鹅又随W.J去看了上板桥上游的水厂备用水源,从高德地图上量得垃圾填埋场与水库之间虽然隔着一座山头,但直线距离不到800米。熊野鹅从感官上判断,该备用水源水质并不好,有富营养化迹象。水源地与垃圾填埋场靠近,即使不在同一个流域,也有可能通过空气将污染物扩散到水面。

 

看完水库后,W.J带着熊野鹅继续往下游看河,这条小河是垃圾填埋场泄洪道,据W.J介绍,由于简易垃圾填埋场已经使用了7年,渗滤液也往河里排放了7年,虽然考察的头天晚上龙川下过雨,河水被冲刷、稀释了,但从河底的黑色可以想象到污水横流的景象。

河底明显发黑的乡间小河

 

位于东江和韩江上游的龙川是一个农业县,县城为老隆镇,县域面积3089平方公里(其中属于东江流域1677平方公里,占总面积的54.89%),全县辖24个镇、325个村,总人口95.6万人,县城所在地老隆镇面积15.4平方公里,总人口约12万人。龙川县县城有一座污水处理厂,一期1.97万吨/天,二期2.0万吨/天,总计近4.0万吨/天。

虽然县城污水处理厂设计规模能够满足污水量要求,但是由于老隆镇污水管网不完善,目前污水主要通过河道总口截污后送往污水处理厂,W.J观察到的情况是河道总口截污堰口常年溢流,溢流污水加之县城周边分散农村污水未经处理,使得支流进入东江处垃圾漂浮、水面“泾渭分明”(黑黄分明)。

老隆镇山坑河在老区处的总口截污点污水溢流情况

 

 

 

W.J对县城水污染情况非常了解,从垃圾填埋场到备用水源水库,到被渗滤液污染的溪流,再到农业污染的河流,最后到东江边的两处排污支流入口都是他带熊野鹅看的。

他还随身带了两瓶布满悬浮物的自来水样品,他的车上准备着好些空瓶,随时可以用来取水样。

 

W.J生长在当地,80年出生,家里除了父母,还有一个弟弟,他谦虚地说自己学历不高,但他已经在当地一所学校做了18年体育老师。熊野鹅听到他的自我介绍后说:你做老教师那么多年,你的学生应该也不少了?他说:喜欢体育的学生比较调皮,当不了官,但是社会活动能力很强。难怪当初绿源小伙伴和他联系时,他安排了四公里和十公里的沿河考察,还说可以安排人带队走越野车才能去的地方考察,原来他是要展示老师的影响力。

W.J带熊野鹅他们去到一条小溪边取水样,这条小溪上游有农田和村民,还有养猪场,河水浑浊、微臭。W.J补充说,农民都用除草剂,因为大量使用,对环境影响比较大。

 

 

W.J并不是一开始就关注垃圾场和河流污染的,他关注水是从家里自来水开始的,据他介绍,县城有两个自来水厂,一个供老城区,一个供新城区,他家在新城区,拧开自来水龙头经常会流出浑浊的水,虽然多次投诉,情况都没改变,他并不知道自来水厂是怎样处理水的,但是龙头里总流黄泥水让他开始担心饮用水受到了污染,于是开始独自调查河流。这一调查,他才发现不仅龙头里流出的水是浑浊的,水库里的水是绿色的,河里的水也是黑的。

W.J带熊野鹅他们沿着水坑河从东江出口走到上游公园,也就两三公里长的距离,河水怎么就由上游的清澈透底变下游出口段的黑臭?

 

W.J拿出的自来水水样,熊野鹅见到水样中黄色泥砂状悬浮物非常多,判断至少浊度不合格,分析可能是净水工艺有问题,或者二次供水系统受到污染,不管什么原因,这样的水都是不合格的自来水,熊野鹅建议他们向建设厅和环保厅投诉。

W.J从家里采集来的自来水水样,从感官上看,悬浮物很多,水质浑浊,超过自来水标准

 

其实,见到流入东江的一股股黑水,熊野鹅他们心里也暗暗吃惊,这才看了两个支流排水口就这样的状态,东江从上至下还不知有多少排污口?

接入东江干流处可见河水“泾渭分明”(黑色为支流水体)

 

支流上游河段水样检测结果表

通过绿源小伙伴对龙川县城几条支流水样检测结果可以看出,支流上游河段虽经雨水稀释,水质总磷超过V类较多,有机物COD也有超过V类,总体判断支流水质为劣V类

两条支流进入东江干流处水样检测结果表

流经龙川县老隆镇老城区的两条支流在进入东江的河口处,水样中总磷及氨氮均超过V类水标准,COD在IV-V类之间,以上检测结果可以确定,龙川县城老隆镇进入东江的支流水质为劣V类,从感官上判断为黑臭水体。

 东江上游城市在水安全方面不仅应该控制对干流的污染,同时也要关注饮用水安全问题。

愿绿源东江流域志愿者网络能够尽快搭建起来,期待更多“一个人的东江”故事主人翁与熊野鹅联动起来关注水环境!

QR:  卫蓝侠丨寻找“一个人的东江”(之二)
▲扫一扫在手机上查看分享本文
上一个:
下一个:

发表留言


感谢北京企业家环保基金会、浙江敦和慈善基金会、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广东省千禾公益基金会、广东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爱德基金会、Flex Foundation、广东省麦田教育基金会、中华环境保护基金会、中国扶贫基金会、 深圳晚报、广东省环境保护宣传教育中心、深圳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深圳市人居环境委员会、深圳市民政局、深圳市大鹏新区生态资源环境综合执法局、深圳市大鹏新区社会建设局、深圳市大鹏新区统战和社会建设局、深圳市福田区委政法委(社工委)、深圳市光明新区环境保护和水务局、深圳市罗湖区民政局、深圳市福田区福田街道办事处、龙光社区工作站、长圳社区党群服务中心、福田社区工作站、坝光社区工作站、大鹏新区南澳枢纽中心、大鹏街道工作站、福安社区工作站、园西社区党群服务中心、?东周社区工作站、凤凰社区工作站、福华社区工作站、长圳学校、 深圳市福田区福田小学、深圳市福田区教科院附小、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南方科技大学、深圳大学、深圳市福田区福田村幼儿园等单位和个人的支持